有青铜鼎、簋、鬲、壶、盘、车马器,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对被盗古墓(M1)进行清理

发掘单位: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近日,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配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进行考古发掘时,取得了重大成果,发现了春秋早期鄂国贵族墓地,出土了一批青铜器、玉器、漆木器、陶器等重要文物,具有重要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


时间:2012-6-21 12:16:19 来源:不详

图片 1出土的编钟上有铭文:鄂侯作。图片 2出土的铜鬲图片 3铜鬲上有铭文:鄂姜作行鬲。

   
    
   
夏响铺鄂国贵族墓地位于河南省南阳市区东北10公里,新店乡政府北3公里,白河东岸的一道南北向的高岗上,西距白河1.5公里,在南阳市新区新店乡夏响铺村北500米南水北调干渠渠道内。鄂国贵族墓地西边300米为南水北调夏响铺遗址,东边500米为南水北调襄汉漕渠项目。2012年4月15日上午宛城区文化局接文物巡护员报告,南水北调项目夏响铺段干渠渠道内发现古墓被盗,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宛城区文化局工作人员立即赶到现场确认并报警。该墓葬是一座大型木椁墓(长6.40米,宽5.30米),有大量青膏泥。4月16日再次勘察现场并报河南省文物管理局南水北调办公室。4月17日,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对被盗古墓(M1)进行清理,M1遭到毁灭性破坏。
  
   
   
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向省文物局南水北调办公室详细汇报,并经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向国家局进行报批,5月28日成立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夏响铺墓地考古队,对M1周围渠道内进行文物勘探,发现古墓葬19座,坑1座。截止目前共清理古墓葬20座,出土一大批青铜器、陶器、玉器、漆木器等珍贵文物。发掘面积2800余平方米。并对渠道外进行文物勘探,因南水北调干渠渠堤已修好,加上南渠堤外有便道和砂石料场,仅在料场外进行勘探,确定30多座古墓葬,北渠堤外暂无勘探。

  
该墓地位于南阳新区新店乡夏响铺村北一公里处的南水北调干渠中,历史上属于文物集中区,夏响铺遗址、襄汉漕渠就在附近。目前,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已勘探出属于西周至春秋早期的古墓葬21座,陪葬坑1座。现已发掘10座,出土文物50余件(套)。其中一号墓为鄂侯夫人墓,为大型竖穴土坑墓,葬有木质棺椁,外附青膏泥。墓室长6.4米,宽4.3米,出土文物23件(套),有青铜鼎、簋、鬲、壶、盘、车马器,玉戈、玉璧、玉玦、玉璜等重要文物。七件铜鼎形状一样、纹饰一致、大小不一,是典型周代侯级贵族的列鼎,其中6件铜鼎上有“鄂侯夫人”的铭文。铜簋、铜鬲上的铭文也为“鄂侯夫人”,充分证明一号墓主人为鄂侯夫人。

近日,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配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进行考古发掘时,取得了重大成果,发现了春秋早期鄂国贵族墓地,出土了一批青铜器[注:
青铜器是指以青铜为基本原料加工而制成的器皿、用器等。青铜,古称金或吉金,是红铜与其它化学元素的合金,其铜锈呈青绿色,因而得名。]、玉器、漆木器、陶器等重要文物,具有重要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

今年4月26日、6月26日本报对南阳夏饷铺发掘出西周晚期古墓群的消息进行了报道。昨日,从南阳市文研所传来消息,考古发掘工作取得重大突破:在第一阶段发掘的20座墓葬中,至少有四代鄂侯埋葬在夏饷铺;一桩历史悬案由此解开:可以确定在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鄂国并未消亡,而是存在于南阳,且还具有一定的实力和影响。目前,相关部门准备将该项目申报“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多件刻有铭文的周代铜器出土夏饷铺鄂国贵族墓葬群位于南阳新区新店乡夏饷铺村北1公里处,今年4月份,南水北调干渠施工中,该墓葬群被发现。在第一阶段的考古工作中,南阳市文研所发掘出西周至春秋早期的古墓葬20座,出土青铜器、玉器、漆木器等数百件重要文物。记者在南阳市文研所文物清理现场看到,1号墓中出土的一套共7件的青铜列鼎,其中6件上有“鄂侯夫人”铭文,2件铜簋盖上有“鄂侯夫人”铭文,3件铜鬲上有“鄂侯夫人”铭文,2件铜方壶盖上有“养伯”铭文;6号墓出土的一套6件的铜编钟上有“鄂侯”铭文;5号墓出土的2件铜簠、2件铜鬲上有“鄂姜”铭文;16号墓出土的铜鼎上有“鄂伯”铭文;19号墓出土的铜簋、铜匜上有“鄂侯”铭文;20号墓出土的铜簠上有“鄂姜”铭文。“在南阳考古史上,一次发现这么多刻有铭文的周代铜器实属罕见。”南阳市文研所文物专家崔本信说,结合墓葬的布局、结构、形式推断,1号墓为鄂侯夫人墓,5号墓和6号墓、7号墓和16号墓、19号墓和20号墓均为异穴夫妻合葬墓,由此推断,夏饷铺鄂国贵族墓葬群至少埋葬有四代鄂侯。这为研究鄂国历史以及鄂、养、郡等古国关系等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
鄂国地望就在河南南阳据史料记载,鄂国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方国,夏商时鄂国为诸侯国,十分强大。商末,鄂侯在朝中为大臣,与西伯姬昌、九侯并列为“三公”,颇具声望和实力。当时的鄂国,位于黄河以北。商末,鄂侯劝谏被纣王杀害后,鄂国、鄂族不再见于文献记载。此后的鄂国踪迹成为史学悬案,学界未有定论。“可以确认,在西周晚期,鄂国地望就在河南南阳。”
南阳市文研所文物专家说,“此次出土的大批西周晚期鄂国青铜器等文物,不仅为‘鄂国地望在河南南阳’这一学术观点提供了实物依据,同时也解决了两个历史悬案:春秋早期,鄂国地望在河南南阳,而非他地;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鄂国不仅未消亡,而且是有一定实力和影响的方国。”记者获悉,夏饷铺考古发掘第二阶段近日也已启动。鉴于夏饷铺鄂国贵族墓葬群重大的史学、科学艺术、经济和社会价值,相关部门已经在整理资料,准备将该项目申报“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M1和已发掘的19座古墓葬作为夏响铺鄂国贵族墓地考古发掘一期,先简单介绍如下:

  
鄂国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方国。根据《史记》等文献记载,商代时,鄂国就十分强大。西周时的鄂国,地处汉水以北,淮水以西,是周王朝当时屏藩南土的军事重镇。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鄂国史书记载缺失,一度成为史学悬案。

该墓地位于南阳新区新店乡夏响铺村北一公里处的南水北调干渠中,历史上属于文物集中区,夏响铺遗址、襄汉漕渠就在附近。目前,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已勘探出属于西周至春秋早期的古墓葬21座,陪葬坑1座。现已发掘10座,出土文物50余件。其中一号墓为鄂侯夫人墓,为大型竖穴土坑墓,葬有木质棺椁,外附青膏泥。墓室长6.4米,宽4.3米,出土文物23件,有青铜鼎、簋、鬲、壶、盘、车马器,玉戈、玉璧、玉玦、玉璜等重要文物。七件铜鼎形状一样、纹饰一致、大小不一,是典型周代侯级贵族的列鼎,其中6件铜鼎上有“鄂侯夫人”的铭文。铜簋、铜鬲上的铭文也为“鄂侯夫人”,充分证明一号墓主人为鄂侯夫人。

 

  
   
夏响铺鄂国贵族墓地一期20座墓葬,在渠道内分为南、中、北三排,都为竖穴土坑墓,墓向为南北向。大型墓2座(长超过5米,宽超过4米)M1和M6,都有保存较好的木质棺椁,椁外有0.80—1.0米厚的青膏泥,青膏泥外四周有二层台,墓口距墓底8米多深。中型墓葬8座(长宽均为4米左右):M2、M3、M4、M5、M7、M16、M19、M20都发现木质棺椁朽痕,有青膏泥、二层台等。小型墓10座(长宽均为2米以下)在M1北边东西一排在干渠北堤上,南端被破坏,葬具不明显,随葬器物无或有一件陶器。

  
因此,这次考古发现出土的大批鄂国青铜器等文物,为研究鄂国的历史和及周代分封情况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引起了国内历史、考古学界的关注和重视。

鄂国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方国。根据《史记》等文献记载,商代时,鄂国就十分强大。西周时的鄂国,地处汉水以北,淮水以西,是周王朝当时屏藩南土的军事重镇。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注:
春秋时期(前770年—前476年)或称春秋时代,简称春秋。东周的一个时期,春秋时期的得名,是因孔子修订《春秋》而得名。这部书记载了从鲁隐公元年到鲁哀公十四年的历史。],鄂国史书记载缺失,一度成为史学悬案。

 

  
目前,该考古工地正在进行科学发掘中,下一步还将有大批重要文物出土。该墓地的重大发现,进一步丰富了南阳的历史文化,为南阳文化强市建设增光添彩,为第七届全国农运会在南阳的举办献上一份厚礼。

因此,这次考古发现出土的大批鄂国青铜器等文物,为研究鄂国的历史和及周代分封情况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引起了国内历史、考古学界的关注和重视。
目前,该考古工地正在进行科学发掘中,下一步还将有大批重要文物出土。该墓地的重大发现,进一步丰富了南阳的历史文化,为南阳文化强市建设增光添彩,为第七届全国农运会在南阳的举办献上一份厚礼。(南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物科
柳玉东 邵长德)

图片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