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尼斯手机平台 > 招生就业 > 就业技巧 > 正文

大学最后一个学期你怎么度过

【来源:大学最后一个学期你怎么度过 | 发布日期:2015-03-24 】

大学最后一个学期你怎么度过

还记得在他毕业前的某个傍晚,他忽然带我去了校门口那家拉面馆,说要跟一些人告别。

会是谁呢?约在拉面馆里告别?快到的时候,他慢吞吞地告诉我,没有别人,是开拉面馆的那一家人。他说同学以后也许还会再见面,拉面馆的老板可能再也见不到了,但是很想感谢这些年在这里吃到的蛋炒饭和大碗拉面——这可真有意思,我几乎笑出声来。后来知道,原来这位回族小伙子想要告别的,不只是清真拉面馆的老板以及他们家的孩子,还有宿舍管理员大叔,还有东二门修鞋的大爷,还有……4年里的点点滴滴,铭记在跟这些人有关的故事里。也许因为他的害羞,也许因为我的在场,那个晚上他并没有跟拉面馆老板说些正式的话,而是胡乱拉了些家常话,但那天的那碗面,在我看来却充满了仪式感。

这是发生在13年前的事情了,可那个傍晚走向拉面馆时的心情,武汉初夏的空气,都依然那么清晰。每一次回想,心里都是热热的,现在想来,那个时刻,我觉得他很值得我去喜欢。

轮到我毕业的那年,考研复试的结果还没出来,已经工作了两年的他在拜见了我的父母大人后带我去他所在的城市找工作,虽然自己手里当时已经有了保底的选调生资格,可对未来还是忐忑大过于把握:我是要奔着你去了,可你值得我这么做吗?

刚到那个城市不久,就是正月里糖球会的大日子,凑热闹是必须的,尽管我并不爱吃甜食。经过了碳烤鱿鱼的摊位,滋啦啦冒着热气的鱿鱼香喷喷,把我馋得挪不动步。我正要掏钱买,他却过来拉着我往前走,快走快走,咱来这儿是吃糖球儿的!我正想试试传说中的撒娇——我就要吃烤鱿鱼啊!我就要吃!还没等我开口,已经被他带走,目标坚定地走向“高家糖球”的摊位了。在那个人挤人的糖球会上,就因为吃鱿鱼还是吃糖球,大家吵了一架。等我气鼓鼓地一个人返回鱿鱼摊位准备豪气云天地买上10串烤鱿鱼时,才想起来在火车上钱包丢了——那时候才知道啥叫没钱。委屈的情绪一下子就上来了——如果我爸在这里,他是一定会给我买烤鱿鱼的。闷闷不乐地离开了糖球会,但是这个地方是待不下去了。给爸爸打电话,说着说着就哭了,爸爸紧张极了,让我喊他接电话,并要求我马上回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